關于我們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夾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中國金融 >> 正文內容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跑馬圈地”的背后
金融科技:決定銀行業變革發展的關鍵變量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張末冬 徐貝貝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8日

  買技術,亦或“自力更生”,是商業銀行金融科技領域要面對的一個問題。

  如何更好地搭建科技系統、開發定制化產品、提高服務效率,隨著對技術的需求越來越高,商業銀行將在怎樣的框架下“向前走”,成了戰略性選擇。基于此,一些銀行選擇開設金融科技子公司,突破體制機制限制,一方面對母行進行內部支撐,逐步成熟后,亦有對外輸出。循序漸進,水到渠成。

  近日,商業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布局再落一子。6月13日,中國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中銀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正式營業。這是繼2015年11月份興業數字金融服務(上海)股份有限公司開設以來的第9家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擴大范圍

  據統計,國有六大行在2018年年報中共提及“金融科技”131次。而從年報數據來看,商業銀行對金融科技也展現出“高投入,高增長”的趨勢。如何更好地擁抱金融科技,商業銀行正在從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建設中尋找答案。

  在專家看來,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是銀行在面臨內部轉型壓力和外部競爭沖擊時所做出的主動進擊。伴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強監管態勢明顯,商業銀行在信貸、支付、理財等傳統利潤增長領域的競爭愈加激烈,不少銀行出現凈利潤增速放緩、凈利差收窄。在這一背景下,銀行通過子公司渠道擁抱金融科技是實現數字化轉型的一個選擇——這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脫離母行體制機制的限制,更好探索新的業務模式,提高風控能力,并建立效率更高、流程更優化的銷售、風控、交易及運營系統。

  另外,不少中小型金融機構受技術、資金等因素限制,僅靠自身無法實現科技轉型,但又亟需金融科技元素提質增效。“自己人更懂自己人”——選擇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合作也是不少中小型金融機構的訴求。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從銀行自身看,一方面,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更多地是向市場釋放出積極參與金融科技轉型的信號。另一方面,銀行也把科技子公司視作轉型提速契機,希望借助法人公司在人、財、事權上的相對獨立,擺脫母行內部各種包袱束縛,在科技轉型層面實現突破。

  不過,早在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之前,不少互聯網巨頭就已瞄準金融科技領域。去年10月份,畢馬威和H2?Ventures發布的《全球金融科技100強》顯示,在排名前十的金融科技公司中,中國占據四席,分別是螞蟻金服、京東數科、度小滿金融以及陸金所。面對未來新一輪的科技競爭,傳統商業銀行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也可以稱作是主動防御。

  其實不僅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商業銀行對金融科技的資金和人員投入也在加大。銀保監會數據顯示,去年銀行對科技總投入同比增長13%,信息科技人員同比增長了近10%,一些股份制銀行科技人員同比增長超過20%,科技人員占比超過4%,增長近一倍,一些互聯網民營銀行科技人員占比超過35%。

  此外,不少沒有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大型國有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業紛紛開啟“銀行+金融科技公司”的前進模式,與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達成合作,實現強強聯合。

  科技+業務+客戶?對外輸出各有千秋

  從股權架構來看,除了興業數金以外,其他幾家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均為銀行全資持有。其中,建信金科是由建設銀行體系內直屬的7家開發中心和1家研發中心整體轉制而來。依托于母公司的業務、資金和技術優勢,目前各科技子公司的產品體系主要從金融機構運行的前、中、后臺三個層面有效提供科技服務。例如,前臺的智能認證、客戶識別等,中臺的存、貸、匯業務系統和交付平臺等,后臺安全、穩定的IT架構和技術平臺等。

  縱觀目前的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業務發展及孵化過程,服務于集團公司的信息化建設和數字化戰略轉型是其主要任務。例如,光大科技主要聚焦于孵化光大銀行的新產品、新服務、新模式、新業態,助力集團“敏捷、科技、生態”戰略優化轉型,推進集團及成員企業的信息化建設。

  在服務母行的基礎上,開展外部科技輸出,為金融同業機構、民營企業、小微企業提供技術外包服務,從而實現盈利并占據技術市場話語權,也成為技術成熟的金融科技子公司的重要業務和盈利點。

  作為業內首家銀行金融科技公司,興業數金的對外輸出能力較為突出。其產品體系可以總結為“四朵云”:針對中小型銀行的“銀行云”;針對政企客戶和小微企業客戶的“普惠云”;為證券、基金等非銀金融機構提供的“非銀云”;面向興業銀行集團以及所有外部客戶提供的全方位云計算資源和服務“數金云”。根據興業數金官網數據,該公司是國內最大的商業銀行信息系統建設及托管服務提供商之一,累計有超過350家簽約銀行客戶;銀銀合作連接超過36000個柜面互通銀行網點。

  在薛洪言看來,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在外部科技輸出業務上各有側重,主要可分為三類。一類主打科技輸出,做系統提供商。如招銀云創,產品體系包括云災備解決方案、大數據平臺解決方案在內的金融基礎云服務;包括互聯網投融資、營銷、支付在內的金融業務云服務;專項咨詢與服務等。招銀云創的云技術實力主要得益于招行此前構建的混合云架構、新建分布式交易平臺。

  一類是“科技+業務”兩條腿走路,以解決業務痛點為突破口,輸出科技能力。如金融壹賬通依托零售、保險等業務優勢,開發了移動銀行、智能營銷、智能風控、供應鏈金融、壹企銀、智能閃賠、ABS生態圈等產品。從其業務模式來看,金融壹賬通聚焦業務解決方案,而非底層系統架構。

  還有一類主打企業和政府客戶。如工銀科技以金融科技為手段,聚焦行業客戶、政務服務等金融場景建設,開展技術創新、軟件研發和產品運營。

  合作>競爭?銀行系與互聯網系可互補

  事實上,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并不是銀行在數字化競技中的唯一選擇。在中國,有52%的商業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37%的商業銀行通過風險投資或私募股權的形式投資于金融科技公司。意愿且能夠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現只有9家銀行,顯然不是多數。

  在注冊資本規模方面,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注冊資本大都超過了1億元。其中,建信金科和金融壹賬通注冊資本則超過了10億元。雖然監管對注冊資本規模并沒有硬性要求,但這起碼說明并不是所有的銀行機構都具備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資金和技術實力。尤其對于基礎欠缺的中小銀行而言,先與技術相對成熟且實踐許久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無疑是最好選擇。

  這樣的合作十分常見。比如,度小滿金融與農業銀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等6家傳統銀行開展合作。螞蟻金服與光大銀行在云繳費等金融科技方面展開合作;牽手中信銀行進軍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綠色金融、新零售等領域。值得注意的是,商業銀行與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也存在需要突破的地方,主要表現為銀行IT系統與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系統兼容難,職責混雜、業務線上化導致的金融風險加大等。

  “金融科技本質上屬于金融與科技的融合,既需要技術的積累,也要有對金融業務的理解和實踐。”薛洪言認為,在這方面,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具有獨到的優勢。尤其隨著金融強監管和從業機構持牌化,農商行和城商行成為金融科技輸出的主要對象。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基于在業務層面的實踐優勢,相比金融科技巨頭,具有差異化的優勢。

  但他也坦言,從產品線商業化程度上看,除少數幾家銀行外,多數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仍聚焦于服務母行,還不具備對外輸出的能力。當前中小銀行普遍面臨經營壓力,多希望把科技轉型與經營提升結合起來,更加注重那些能同時輸出流量和用戶的金融科技服務商。相比之下,金融科技巨頭兼具科技優勢和流量優勢,更容易取得中小銀行的青睞。

  對于競爭與合作的關系,一位銀行系科技子公司相關負責人這樣向記者形容:當螞蟻金服這類企業跟銀行合作的時候,子公司可能會承接很多合作項目中的開發對接事務;當對外服務,如中小銀行、地方政府的云業務,信息系統建設等時,二者可能是競爭關系。從目前來看,市場很大,競爭空間不是很大。

  對于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是否會和網商銀行產生競爭,網商銀行董事長胡曉明近日在第二屆“錢江觀潮—小微金融行業峰會”期間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提問時表示,商業銀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和網商銀行不是競爭,而是互補。

  “商業銀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是為了借助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驅動銀行發展。很多銀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也用了阿里云和螞蟻金服的技術,我們也將這些技術源源不斷地貢獻給南京銀行、江蘇銀行、杭州銀行等金融機構,幫助他們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胡曉明認為,不論是小微企業還是大企業,未來銀行的信貸模式一定會以數據為主。因此,銀行需要提供這方面的科技金融能力,我們也愿意為銀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貢獻技術力量。

  架起金融與商業的中間橋梁

  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并非完美化身,體制機制、技術風險、人才短缺仍是面臨的難題。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銀行金融科技公司發展至今不足4年,仍隸屬于傳統商業銀行體系,業務決策流程較多,權限審批繁瑣復雜。這對于講求效率的金融科技業務來說十分不利。在組織架構和治理機制方面,銀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更加市場化。確實,從現實情況來看,股份制商業銀行體制機制較國有銀行更為靈活,在組建金融科技子公司方面的積極性也明顯更高。

  金融科技促使金融業務與技術緊密耦合,但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不合理應用可能帶來一系列風險,比如數據安全、用戶隱私安全、信息系統安全等。對于是否需要加強對銀行金融科技公司的監管,董希淼表示,可以“讓子彈先飛一會兒”,監管部門可以給予銀行金融科技公司更多自主權,促使金融與科技碰撞出更多火花。

  針對金融科技的應用會加劇銀行業分化態勢這一業內觀點,董希淼認為,當前銀行業分化是現實存在的。金融科技是決定未來銀行業變革和發展的關鍵變量。從這個角度而言,金融科技應用的多寡、質量的高低可能會影響一個銀行未來是發展還是被淘汰。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子公司相關負責人看來,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在招聘方面沒有集團公司編制的限制,靈活了許多。但人才缺口數據卻表明,金融科技子公司的人才建設仍需努力。國際人力招聘公司Michael?Page(中國)發布的《2018年中國金融科技就業報告》顯示,92%的受訪從業者認為高素質人才是推動這一行業持續成功的關鍵因素。同時92%的受訪金融科技企業發現中國目前正面臨嚴重的金融科技專業人才短缺。此前該機構發布的《2017中國薪資和就業報告》顯示,目前國內金融科技人才總缺口達150萬。

  在金融科技這條賽道上,未來可能會看到更多商業銀行的身影。但董希淼表示,成立金融科技公司不是商業銀行的必選項。對于銀行機構而言,“買技術”和“自力更生”也不是兩項互斥的選擇。商業銀行在成立金融科技公司的同時也在積極同外界尋求技術和業務合作。而領域內良性的競爭與合作會成為推動金融科技發展的新常態。

  以往金融領域的技術更迭是希望通過提升硬件技術來支撐原有業務流程高效運轉。而現在,金融科技要做的更多。不僅要支撐原有業務發展,還要借助科技工具探索新的業務模式,前瞻性地挖掘客戶需求、搭建場外應用場景,進而獲取新的增長動能。另外,開放銀行或將成為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未來重要的探索方向。利用金融業務、客戶資源、技術手段的優勢,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有望成為金融機構和商業生態之間的中間橋梁,賦能整個金融行業甚至商業領域。

0

來源:金融時報

責任編輯:郭豫亮

[版權與免責聲明]

專題推薦

為加強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的監督管理,促進網絡借貸行業健康發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等法律法規,中國銀監會、工業…[詳情]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聲明 | 聯系方式 | 征稿啟事 | 評論須知 | 站點地圖 | 會員登錄
主辦:贛州市普惠金融協會
協辦:贛州市金融工作局 人民銀行贛州市中心支行 銀保監會贛州監管分局
Copyright? 2009-2012 www.apasp.tw All rights reserved 贛州金融網 版權所有.
請使用IE6.0以上版本或將瀏覽器設置為兼容模式瀏覽本網站
贛ICP備18016875號-1 贛公網安備36070202000326號 技術支持:紅浩網絡
开网上棋牌平台赚钱吗 欧洲mg电子游艺现金网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规则 秒速时时网站是多少钱 中国体彩app 赛车计划2可以分屏吗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北京时时数据分析软件 烟台皇冠体育用品 秒速赛记录 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河北 捕鱼达人apk 北京时时冠军走势图 七星彩杀号定胆最准确 3D开机号436 重庆时时开奖网站 排3单期走势图